bbin官网:原创50岁伊能静一头扎入电商:我对赚快钱没兴趣

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

英雄末路,美人迟暮,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无奈的两种悲哀。但在50岁的伊能静身上,却嗅不到一丝“迟暮”的气息,相反,如今的她,似乎绽放得比以前更热烈。

白色蕾丝连衣裙,黑色长卷发,精致的妆容。即使只是来杭州参加一个商务会议,伊能静在外表上也丝毫不马虎。今天,伊能静的名字,更多地出现在商务场合,而不是娱乐圈里,这也和她“企业家”的新身份有关。

去年双11期间,伊能静的淘宝店“米粒妈严选”开张,今年,她在天猫国际上的专属店也将问世。而她的明星品牌管理机构“上海伊期伊会实业有限公司”,已在近期完成了Pre A轮的融资,据称估值两亿元。

伊能静的人生里,从来不缺质疑的声音,这次从艺人到企业家的转型,也一样。有人嘲笑她“沦落到去网上卖货”,但正当人们等着看她笑话时,她却一转身,杀了个漂亮的回马枪。

这样的回马枪,贯穿在伊能静的人生里,已然成了她人生的注脚。和她同一时期的女明星,如今大多消失在了视野里——就连刘嘉玲的微博下,都只有冷冷清清几十条条评论。但伊能静,却在互联网的世界里,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。

“我选择做一个斗士”

和影视剧时代相比,互联网似乎更适合伊能静。

从开通微博至今,伊能静一共发了超过4400条微博。在她的微博里,不仅有相夫教子的日常,也有就时事热点发布的评论。在和年轻女粉丝互动的过程中,伊能静还充当起了“人生导师”,劝她们不要因为恨嫁,就早早把自己交给了别人。

如此旺盛的表达欲,在带来人气的同时,也带来了不小的争议。虽然她努力呈现出积极、美好的一面,但还是会有人言辞激烈地给她贴上“作”、“矫情”、“表面鸡汤实则卖货”等标签。面对这些负面评论,伊能静几乎都会力争;面对一些疑似人身攻击的言论,她甚至还会请律师介入。

“人言可畏”,不少明星选择用更中庸的方式生活,甚至开个淘宝店,都躲在幕后。但伊能静不一样,她更主动地站在了话题的中心。用她此前的话说,就是:“我选择做一个斗士,就算被拍得七晕八素,还要保持意念,依然有力量。”

展开全文

伊能静不否认,因为自己发微博太频繁,丈夫秦昊也说过她好几次——比她年轻10岁的秦昊,只发过80多条微博——但她却无法停止这种和粉丝交流的方式。

伊能静曾有过自己的辉煌时代。出身草根,早年缺乏父爱,为了帮家里还债而早早辍学的她,或许不曾料到,有朝一日会站在上海八万人体育馆演出。而当她听到人潮汹涌地在台下狂呼“我爱你!”时,竟然有点恍惚——在她看来,“爱”是一个很重的词,但这些人,却一遍遍地在重复这个词。

“如果我演绎了一个灰姑娘的故事,那粉丝,就是我的王子。”直到今天,伊能静依然认为,自己的成功,是粉丝一盒盒磁带、一张张电影票买出来的。但在过去,艺人和粉丝之间的沟通,只能通过媒体。一度,经历婚变的伊能静,跌入人生最低谷。那时的她,也遭遇了最为集中的舆论暴力。

曾有一家媒体,把伊能静儿子的照片刊登出来,并撰文指责伊能静不爱孩子,“可怜的孩子只有狗来陪”。多年之后,在《鲁豫有约》的节目上,伊能静才得以澄清当时的情况:“我陪了孩子一整天,刚刚把孩子交给保姆,去洗个澡,结果就被拍了下来,有了这篇断章取义的文章。”

因此,不难理解,伊能静为何会如此热烈地拥抱微博——她终于可以直接面对受众,而不是通过媒体了,虽然,这也意味着新的争议和责难。

为什么在电商的世界里,明星不如网红?

开淘宝店,也是因为常有粉丝问伊能静“用的是什么牌子?”既然如此,索性开个店,把我用的东西分享给大家!这么想着,“米粒妈严选”就开张了。

然而,一头扎进电商领域的伊能静,却遭遇了始料未及的挫败。

虽然不是当下最火的明星,但伊能静近年来参与的节目,无论是《中国达人秀》,还是《妈妈是超人》,都有上亿的流量。然而,伊能静为自己淘宝店所做的8次直播,最好的一次,也只有不到200万的流量,和几百万元的成交量。和薇娅、李佳琦等头部网红相比,这样的成绩似乎有些“惨”。

为什么明明影响力更大的明星,在电商领域,却不如网红?为此,倔强的伊能静,曾在商学院的课堂上苦苦追寻,也和不少互联网平台进行深入探讨。

最后,她得出了一个结论:如今的电商生态系统里,缺了明星可以发力的一环。

大家喜欢网红,是冲着他们带来的优质低价货品;而大家喜欢明星,则是因为他们的作品和人格魅力。可以说,前者的商业属性更强,而后者则有更多精神层面的价值。此外,当网红们已在直播等领域探索了3、4年之后,明星才刚刚入局,从品类专业度、对游戏规则的掌握熟练度上来说,差距都很大。

“要我在直播间里喊:宝宝们,限时折扣秒杀!我真的做不到,这不是我擅长的。”伊能静说。而她发现,不仅是自己,很多明星都有这样的烦恼。这也让她萌发了成立公司,帮助明星运营品牌的念头。她相信,在电商世界里,只有缺失的这一环被补上,明星的实力才会得到释放。

逆流而上

但要补上这一环,却不容易。

在强调速成、流量和成交量的“网红经济”下,伊能静想要不被裹挟,就只能选择逆流而上——慢,追求沉淀,而不是短期的商业利益。因而,伊能静在描述自己公司时,更像一位文艺女青年,而不是老板:从头至尾,她提及最多的,都是情怀、价值和热爱,却鲜有盈利模式、融资节奏之类的内容。

“就好比拍电影,我要做的,是去寻找最好的剧本,最好的演员,最好的摄影师,确保这是一部好电影。”至于钱,伊能静说,在她刚出道,最穷的那几年里,都不屑于去应酬,现在当然不会放在第一位。“我对赚快钱没兴趣。”伊能静说,自己的公司,对标的是“品牌管理公司中的LV”。

这样的定位,让她的行事变得异常简单,也异常艰难。

简单,是因为剥离了商业的纷繁复杂;难,则是因为愿意沉下心来的人,其实不多。不过,令伊能静感到欣慰的是,她还是找到了不少志同道合者。目前,公司已经聚集了100多号人,其中不乏新东方、阿里巴巴等大公司的前高管。

伊能静特别提到,她的CFO就是一家大公司的前高管。作为一位母亲,她希望让孩子吃到最好的米,两人一拍即合,希望孵化出一个优质的大米品牌。这样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故事,还能在公司里找到很多。

这次创业,也开启了伊能静人生的另一个阶段。过去的她,自称“斗士”,生怕言论被误解,声音不被听到。但如今回望,她却觉得那个状态显得刻意,而且用力过猛。“我已经不喜欢‘斗士’这样的说法了,‘斗’,就是对立的状态。”伊能静说。今天的她,认为互联网最大的价值,就是提供了一个开放包容的平台,让各种观点都有一个展现的机会,但又“和而不同”,不是彼此去争个你死我活。

这大概就是50岁的年龄,赋予伊能静的豁达。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,在伊能静看来,这不仅是商业里的最高境界,也是做人的最高境界。,

留下评论